不要再让垃圾污染威胁到我们的生活,商用垃圾处理器从源头处理

2018-12-06  来自: 陕西弗凯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浏览次数:115

生活条件的变好

让我们习惯了用金钱来解决很多事情

我们住惯了高楼大厦

看尽了都市间的繁华

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温馨港湾

但是有一个事情

却被你忽略

那就是你平常弃而远之的东西



也许你对这个还没有很深的概念

因为已经习以为常

并且会认为对你的危害还很远

所以淡然处之

其实不然

我们只是习惯了干净与美丽

却从未重视自己制造出来的脏臭与污染

您知道这些平时被遗弃的垃圾都到那里了吗



打开百度:搜索垃圾山

您就可以看到其中的一座就有您的一份参与

这些垃圾该怎么办

他们有哪些危害

咱们以青松岭垃圾场为例





青松岭垃圾场,位于河北省兴隆县,距天津蓟县杨庄水库约20公里。垃圾山下的山沟在夏季暴雨时成为自然的泄洪道,流水直接经泃河注入杨庄水库。北京四大水源地之一的金海湖,与杨庄水库相通。青松岭垃圾场自1989年启用至2009年弃用,共使用了20年。截至2009年近50米的深沟已被填平,垃圾山平面面积2.3万平方米。垃圾场的存在不仅严重污染了土壤地下水,而且严重威胁到北京的饮用水安全。

859583900089410766.jpg


污染土壤地下水


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认为,在山沟或山涧内不适宜用作垃圾场,因为下面多为地质断层或松软岩层,垃圾渗沥液必然会向下渗漏,污染下游地下水。“无论后来如何覆盖,也难以阻挡得住。水坝只能挡住地面以上,无法挡住地面以下。”赵章元说。

NGO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员陈立雯认为,垃圾经20年的填埋,底层和周边土壤会被污染,重金属含量会超标。“目前,这样的垃圾山,在北京有的在做修复,就是将这些陈腐垃圾挖出来,填到卫生填埋场或者焚烧。清理后,对周边进行修复,然后再利用这片地方。”陈立雯说,垃圾如果填埋的话,要做防渗,渗滤液、沼气和其他气体的收集,并作相应的处理。填埋即使做防渗等措施,多年后也逃脱不了污染渗漏的命运。


隐患


45公里外的金海湖


青松岭垃圾山45公里外,就是北京市四大水源地之一——金海湖。

金海湖名胜管委会工作人员称,圾山渗出的水能流入泃河,再注入杨庄水库,“杨庄水库可跟我们金海湖是连通的。”

北京市相关部门人士表示,平谷区是北京重要的应急水源地,金海湖则是平谷水系统中重要的一环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金海湖包括海子水库及周边的27平方公里区域。海子水库是北京第4大水库,与北京的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同属Ⅱ类水源。



北京市市政管委主任陈永称:“北京的填埋场都是超负荷运行,四年多不到五年垃圾就无处可填了。”他甚至担忧:“北京的垃圾危机可能会很快出现”。
面对已经逼近的中国城市垃圾危机,中国科学院环境科学研究所专家赵章元也担忧:“没地埋了,矛盾会变得越来越尖锐。”
这不是危言耸听“恰恰是因为这种超负荷造成现在填埋场周边的群众意见非常大,污染控制难度也非常大,包括对地下水的污染都会存在潜在危机”
垃圾处理者们的担忧并非是危言耸听。意大利已出了先例。
2007年以来,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爆发了“垃圾危机”,街头垃圾成堆,有些学校因为老鼠横行而停课,旅馆客房入住率明显下降。人们愤而放火,焚烧垃圾。暴力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。
那不勒斯在1973年曾因垃圾危机爆发霍乱疫情。当地官员称:现有的垃圾掩埋场大多已经超负荷运转,但每天新增800吨垃圾,新选定的掩埋场不是遭到民众强烈反对,就是被民意代表否决。负责建造垃圾掩埋场的官员已经多次扬言要辞职,因为工作完全无法推展。

196711600552539247.jpg


现在您也许已经对自己制造出来的垃圾

有了一个新的认识

但是你会想

垃圾我总不能放在自己家里吧

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办法解决

再说了,也是交了物业费的


我们从垃圾山上面的垃圾做了一个统计

70%—80%左右的垃圾就是咱们的厨余垃圾

瓜果蔬菜、残羹剩饭

如果咱们一开始就可以把这些源头的垃圾给解决了

那咱们不就是为解决垃圾污染出了一份力

也不就是直接解决了垃圾污染的问题吗

其实这个源头的厨余垃圾很容易处理

只需要一个商用垃圾处理器即可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
TT彩票